当前位置:首页 > 观察
问道招投标-第一章“道之觞” ①
2020/7/14   来源:招投标管理学-陈伟

1、三十岁潦倒男人的一个新饭碗

老佛爷锦囊:找到你生命的托付,你就会换然一新。


罗夫今天到新公司BLT报到,起了个大早。

BLT公司在中关村科技园区的上地软件园,与联想、百度一路之隔。罗夫步行一刻钟,先坐2号线再换13号线地铁,再转384路公交,一个多小时才能到。


罗夫出门时,突然想到转年就是2020年了,他也将年届三十,不觉浑身激凌了一下。

那个挨千刀的孔老夫子,说什么“三十而立”,这不是成心给男人们捣乱吗?三十就三十了,只不过是又多晒了一个夏天的太阳,多烧了一个冬的暖气,与二十八、二十九不一样吗?和“而”他妈什么“立”有啥关系呢?而自打孔老二说了这句混帐话,三十岁就成了男人心里的一道坎,成了压在男人心里的一块大石头,成为社会评价男人的一个标尺。男人,你要是三十了,还没有整出点啥动静,没有点功名,没有房子车子妻子票子,就好像上辈子欠人家几贯钱似的,见人就矮三分。就好像患了阳萎似的,见到女人就不敢抬头。


也难怪罗夫有气,房子那还是人住的地儿呀,它和古玩字画差不多,早成了炒家们绝佳的炒作题材了。政府越说要打压房价,它就涨得越快,连五环外都五万多了,还是二手房。罗夫几次想上书党中央国务院,建议政府出台一个抬高房价的政策,没准儿房价便落下去了。可罗夫是个懒人,只动脑筋不动手。没房子也就谈不上车子了,买了搁哪儿呀,总不能天天搂着女人睡在车里吧。老婆到是曾经有过的,罗夫曾与俩个女人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,女人还为他做了人流,可最后还是掰了。

罗夫一路上把孔圣人好一通埋怨,顿时舒坦多了。也不觉得车上有多拥挤了。便想,在这里要好好干,别折腾一年半载又跳了。




罗夫是个有才的人。他上学是在北京一所不错的大学。大学时曾写过诗,有一个组诗叫《一束光照在黑暗里的岩石上》,在几个网络文学平台出来时,留言还不少。后来不知怎么又被出身纯正的《北京文学》给转载了,学校有几个女粉丝来见他,可他说话老是“诗”“死”不分,他说某某“诗人”,听起来象是说某某人“死了”,这让女粉丝听了很有些失望,便悻悻而去。


罗夫受此打击,从此便金盆洗手了。毕业后不想留在北京,跑到广州、深圳呆了两年,可他实在受不了南方的湿气,心里老放不下北方冬天的雪景和室内的暖气,就又逃串了回来。除开两次给朋友帮忙开店的时间不算,他在网络安全公司和系统集成公司都干过,这是他找的第三份正式工作。


罗夫到BLT公司做销售经理。

公司位置在中关村软件园孵化器大楼。其实BLT公司不是专业的软件公司,软件业务只是一个事业部,公司主要是做通讯设备的,还有做手机配件的部门,总之,比较杂。


罗夫面试时就仔细考察过了,园区的环境是相当的好,一栋栋造型别致的办公楼错落有致地掩映在鲜花绿树之间,除了上下班,其它时间整个园区安静的让人想睡觉,据说这是中国最好的花园式高科技园区了。罗夫想,以咱大中国凡事都要拿世界第一的劲头,中国的NO:1不就是全球的NO:1么。能在这里混一阵子,也不赖。


刚到公司办公室,前台叶小姐就过来告诉他,总裁要召见新入职的员工。

“一起过去吗?”罗夫见这一批入职的不少。

“不,总裁一般不见新员工的,这次不知为什么单独见你。”叶小姐说。罗夫与叶小姐已见过好几次了,初试复试笔试,见第一面时,叶小姐的会说话的眼睛向他微笑了一下,就是这一下,他几乎没太多犹疑就下决定要加盟这家公司。仅此可见,这个已三十岁的男人有多么不经事。

没想到总裁没有做怎么训话,只说今天不用上班了,不用着急整理什么销售资料,让他先去见一个人。


新鲜,头天上班先不讲大道理也不派活干。不象以前的公司,上班头一个月天天讲理念、文化、政策、制度,折腾不死你。

“谁呀?”罗夫有几份好奇。

“你听说过绰号叫‘老佛爷’的人吗?”总裁问。

“是那个称为中标大王的‘老佛爷’吗?我听说过的。他不是搞招投标的吗?据说他挺神的,参与的项目从不失手。”罗夫没做过招投标,但在IT江湖混了这么些年了,又爱当包打听,最爱出传奇故事的行业没有不透风的墙,他到是听说过不少江湖传说。


但罗夫从没想过这个怪名儿和他有什么关系,就象他不认为马云、马化腾和他有什么关系一样。你知道了吧,罗夫是一个实际的人,不喜欢想太多太远太飘渺的事情,不喜欢把事情弄得很复杂。

野心、欲望,难道罗夫没有吗?说没有就太贬低我这位朋友了,青春年少时,谁不怀揣梦想呵,何况他还当过“死(诗)人”的。但说有太大的野心,太强的欲望,今生一定要怎么怎么着,不做跨国集团的CEO,也要假装是一个所谓的风投,这样的梦,他真是没做过。去年过年时,他听说炒买房子的人用麻袋分钱,当时就肝火上扬,口舌生疮,把那个说房价越高对穷人越有利的什么TMD任某强活劈了的心都有。可他也只是在脑子里阿Q一下,生生气而已。


总的来说,罗夫是个良民加顺民。

总裁说着递过来一张纸条,对他说:

“正是他,这是见面的时间、地点。”

随即又补充了一句:

“机会很难得,见第一面后,还有没有机会再见,全决定于你自己,你要抓紧哟!”

罗夫见纸条上面写着:

“下午两点,香山卧佛寺文化会馆。”




2、罗夫初见传说中的老佛爷


罗夫语焉不详,没说明白。这里先要补充说几句老佛爷,否则你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
老佛爷真名叫什么已不大有人提及,只听说在改革开放头些年,他有国家外贸部门任职,参与运作HP、IBM等一批IT巨头进入中国。后来,当许多人被VC、PE等新名词儿忽悠得团团转时,国家进行震世界的基础建设,每年海量投资,并开始规范工程项目和物资采购交易市场,《招标投标法》行将出台。要说这老兄聪明呵,鼻子比狗鼻子还灵,立马意识到国家实实在在的投资对实业实体经济的发展意味着什么,而搞VC投资倒也没什么不好,就玩VC的那帮“假洋鬼子”太装,他和他们尿不到一个壶里面去。他便回归本土,带着一个团队专门操作招投标。从几千万到多少个亿的单子,一路过关斩将,连战连捷。几年下来,在江湖上竟落下个“百战百胜中标大王”的雅号,俗称“标王”。当年,好多中字头的企业都挖他过去,替他们开彊拓土。可这位“标王”恰当名声正隆时,像人间蒸发了似的,突然没了消息。




直到近来,才又传出老佛爷的信息来,说他先是出国呆了几年,在老美那里念了个什么屁博士,回国后又到川西五明佛学院、青海塔尔寺、拉萨大昭寺等地游走了好久。整天闭门谢客,埋头读书。可他并未归依佛门,而是回到了北京。


不过,这都是传说,真假无从考证。

老佛爷这次回来,不再亲自带团队投标了,而是给心仪的公司当顾问,打算将他这些年潜心研究的心得传授给合适的后生小子。

BLT的老板与老佛爷是故友,公司现在发展得很迅猛,架不住故交的美意,老佛爷便答应做公司顾问,在新招的销售人员中挑选一个重点培养。

罗夫很幸运,作为第一个候选人去见老佛爷。


这些背后的事罗夫自然是一无所知,懵懵懂懂就去了。他心里多少有些不快,觉得这个新公司有些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。他心里盘算,见到这位佛爷,看他是个啥德行,弄明白总裁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若是一个假半仙,就赶紧撤兵。

罗夫坐公交到香山卧佛寺门前时,离两点只差两分钟。


一个安静的北方小院掩隐在茂密的树丛中,四周开满了好几种罗夫叫不出名的花。门半掩着,罗夫推门进去,正四处张望,从里屋走出来一个中年人。此人看上去很平常,衣着朴素,不是想像中的得道高僧模样。正疑惑时,这人说话了:

“是我让你来的。你们老板刚给我说了。”

老佛爷倒是一个爽快人,一见面就开门见山:

“你是不是不知为啥要来这里见我而疑惑?是不是觉得你这家新公司有些故弄弦虚?如果谈得不愉快,干脆就不回去上班了?”

罗夫没想到会问这个问题,来不及过脑子,就点了点头。


“好,我就喜欢真诚的人。”老佛爷显然看过他的材料的。接着说:

“你这些年也没闲着,跑了好几个城市,在三个行业、六个公司干过,你还谈过三次恋爱,很有女人缘,我说得不错吧!”

能被对方准确的说出自己的历史,还包括恋爱史,说明自己在对方心目中不是可有可无的,罗夫竟有几份高兴起来。

“你想过没有,为什么每一次工作都不能长久呢?为什么要干销售这活呢?”

罗夫愣了一下,还真是没想过。这些年南南北北,东东西西,走走看看,玩玩闹闹,一眨眼就过去了。现如今,该有的激情没有了,不该有的疲惫之态到出现了。他也不明白除了销售,他还能做什么。他更没想过的是,奔三了,怎么还在四处找工作?


“一个地方呆久了就想换换,一件事情做完了也就完了,一个人过去了就不再出现,我没想过有什么妥与不妥。我想,下一个地方、下一件事、下一个人,就又会到来的。这在我的生活中好象一个个轮回。”

罗夫对老佛爷有了一点点信任感,试着总结了一下自己这些年的经历。这几句话一出口,他自己也觉得有点哲理。

“其实一定有特别重要的事、特别重要的人在你的生命中出现,可你没有意识到,也就没有抓住它,白白地从你身边溜走了。否则,你绝不会是现在的状态,以你的聪明智慧,不用说买车买房了,你应该事业有成。”

“可我为什么感到茫然,缺少激情与动力呢?”罗夫已没有了进门时对佛爷的疑问,竟一下子将自己的内心托了出来。

“这是因为你没有意识到什么是你生命的依托。”老佛爷说完这句时语速放慢,说完停顿了下来。看看罗夫是什么反应。

“神马。。。生命。。。依托??”罗夫显然还没有完全理会过来。


老佛爷接着说:

“人生一世,人事纷扰,有些注定如天上的浮云和山谷的野风,过去就过去了,但一定有一些事、一些人会成为承载你全部生命的依托,你找到了这个依托,你的精神面貌、你的工作状态、你的结果就会焕然一新。”

老佛爷感觉罗夫眼睛明亮起来,这说明他已心有所动,他断定这是一个有灵性和悟性的可塑之才。

 



顿了顿,老佛爷交待说:

“你可以好好想想,现在不用回答我。我告诉你一个方法,晚上躺在床上,左手狠命地掐着自己右手的合股穴,直到发麻了,然后问自己:

你想改变现在的平庸状态而成为社会的有用之才吗?

你想过上富裕的无忧无虑的生活吗?

执着地去做一件事你能不中途放弃吗?

你热爱这桩差事直到干出名堂来吗?

你能不被花哨的事吸走你的兴趣吗?

你想成为这个行业最顶级的人物吗?

如果你回答是,那我们再谈,如果回答不是,就不用再来了。”


大约也就十分钟,便结束了与老佛爷的会面。

罗夫从屋内退出来,浑身像被水泼了一样,从头到脚有种湿露露的感觉。活了三十年了,从来没有人这样三言俩语便直指他的命门。就像一块巨石扔进了他思想的深潭里,他要等最初的震荡过后,好好清理一下荡漾开的思绪。

此时,著名的香山还没到观赏红叶的时节,但来去的公交车上仍挤满了游客。罗夫从来来去去的的游人中穿过,他朝香山的方向看都没看一眼,如同犯错误的小学生一样低着头,急急地朝公共汽车站奔去。


阅读 294
Copyright © 团膳学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