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观察
问道招投标-第三章“道之阳” ①
2020/7/29   来源:招投标管理学-陈伟

1、“那是我的战场,是我成长的地方。”


罗夫写完日记时,天已微明。

他打开微信,朋友圈里一片寂静,所有的好友在都集体沉默。这会儿人的社会联系没有了,进入个体生命休眠阶段。他便关了电脑,拿上手机,轻手轻脚从房间出来。


推开别墅大门,却见老佛爷已在院里,正一个人慢悠悠地打拳呢。

罗夫看得发呆,老佛爷却收了式,慢慢地深吸一口气,停下来。头也不回地说:

“出院向东穿过三排房,就是通往后坡的路,山头上有个亭子,你在那等我。”

罗夫应声出门。


天已放亮的香堂完全没有了黑夜里的肃杀之气,天边越来越亮的白光掺杂着金光穿过翠绿的山头照射过来,便整个山坡环绕在光晕的闪烁之中,煞是迷人。

树林浓密的小径,空气中就象是兑了香精,呼吸起来怎么就那么清香无比呢。

罗夫象烟鬼似的大口吸着,没有比这更好的清心洗肺的方法了,这是在北京市区无论什么高级会馆都享受不到的待遇呵!




罗夫一眼就看到了后面山坡上的一个小亭子,沿着修整得干干净净的石阶,很容易就攀了上去。

在亭子里能眺望整个晨曦中的北京城。隐隐约约间,那些威赫的皇权、那些壁立的森严、那些荒淫无度的奢华、那些人为的无比巨大的鸿沟,都在烟雾潦绕间淡化了、虚无了、被风吹散了。

近二千万人的京城,这个东方的巨无霸,这个政权和财富的最大堡垒,现在就在罗夫的眼皮子底下,象一幅水墨画一样,供他把玩欣赏。城市上空的烟雾,他仿佛也看成了小时候乡居生活时的袅袅升腾的炊烟。

此时此刻,罗夫独立于亭台之间,看黑白变幻,大地变迁,便觉天地之间,他是宇宙之精华,万物之灵长,纵使他独往独来,自由奔腾。罗夫这厮胸中竟也生出几分豪气来。


一会儿,老佛爷也上来了。

两人都朝远处逐渐清晰的京城方向望着。佛爷问:

“你知道远处是哪儿吗?”

“知道,从方位方向看,西北角应是中关村一带,而更明亮一些的东北面,就是奥运公园吧,能看到尖顶的,我想就是盘古大厦。”

“这是实指,再看看还能看到什么?”老佛爷仍不回头,接着问:

“那是中国的政治文化中心,是我寻找财富的地方。”

“还有吗?”

“那是我的战场,是我成长的地方。”


老佛爷这才回过头来,直视着罗夫的双眼,说:

“第二阶段应该怎么做,心里清楚了吗?”

罗夫也将思路收回,对视过去。

“首先是在跟标上,重在技术交流和产品演示上的突破。从我个人来说,我想在提升自己的透视力、应变力和说服力上都多尝试。”

两人从另一条小路下山,罗夫没有再回到老佛爷的住地,径直走向公交车站。


2、大汉王朝的一次思想学说招标活动


老佛爷锦囊:黄老集团的失误就在于没有找到董仲舒这样的关键人,更没有写出一篇如《举贤良对策》这样最符合招标需求的投标文件。

 

天刚蒙蒙亮,早班车还要一会儿才到发车时间。

俩人站在公交附近,罗夫说:

“你当年中过那么多标,给我讲一个你投标的故事吧。”


佛爷回答说:

“我做的项目大同小异,在很多案例书上都能看到。我给你讲一个书上看不到的吧。”

“那更有意思啦。”

罗夫最喜欢听佛爷讲故事了,很是期待。

“历史上有很多事情,想来特别好玩。从现在招投标的视角去看,感觉太相似了,仿佛就是一场久远的招投标战争。”

“历史上?战争?”

“是,历史上。招投标法规制度尽管是近年的事,但你说招投标是不是就是一种竞争方式呢?作为竞争文化的一种类型,那就由来已久。竞争,不仅是一种经济形态,也是一种政治、文化形态。”

“是吗?那是件什么事?”罗夫听着新鲜而好奇。

老佛爷见等车的人多了起来。就拉他到另一棵树下面站定。然后说:

“是汉朝。”

这更加出乎罗夫的想像了,他瞪大眼睛等着佛爷说下去。




“自刘邦夺了天下后,心里一直慌慌的,特别不落停。为啥?因刘邦草莽出身,不像项羽出身豪门,即使得了天下当了汉高祖又怎么样?照样有无数的士人口服心不服,还有人写诗作文骂他。到了刘彻手里,号称汉武大帝,雄霸东方,环视宇内,无有争锋者。已经是名符其实的世界第一帝国了。可刘彻心里照样不落停。地盘大了,财富多了,可当时黎民百姓的思想意识却很混乱,牛鬼蛇神、妖魔鬼怪,社会上说什么的都有。而文人士大夫阶层各种思想流派蜂起,就如当今创办公司一样,招兵买马,相互争斗,谁也不服谁。对朝庭不满、不服的声音不绝于耳。也就是说,没有一个一家独大的维护皇权统治的思想意识集团,君主的权威性树立不起来,他们的统治地位仍是不稳固的。

“刘彻就是刘彻,毕竟是秦皇汉武之一嘛,他很快想了一招,将当时大大小小的思想文化流派召集起来,让他们各显其能,发表自己的观点主张,然后由他来择其要者,将能体现皇家政权巩固的思想,有利于归服人心的学说树为正统。这是不是类似于一次采购招标活动?哈哈!只不过,汉武帝采购的不是工程、货物或服务,而是思想学说。各学派是不是就像是一个个从思想文化建设的咨询公司?上奏给皇上的文章是不是就好象是技术解决方案?那不就是标书吗。”

“你想法真奇特!”罗夫听佛爷讲的神乎其神,彻底被吸引住了。


佛爷顺着他的思路,继续说:

“这样做的目标在于经过评审比较后,选择出中意的一家,树为正统,定于一律,统一口径,其它没有中标的思想文化公司以后就不准再吵吵了,全部注销营业执照,关门歇业。这样,他们老刘家那不太光彩的出身,也就不会再有人拿出来说事了。由是便可天下太平,宇内归心。

“能有这样的一次机会,所有的思想集团公司自然都跃跃欲试,想用自己的主张一统天下。

“当时名头最响、实力最强的是后来变身为道家的黄老集团公司,汉初事实上是以他们的思想来统治国家,也就是说虽没通过招投标,但已在试用他们的产品了。故有大多数人都认为非它莫属。

“其它法家、儒家、阴阳家等等这些公司应在一个档次上,各自都有一定实力,都有一批自己的支持者,应该也都有机会。


“但儒家集团公司因在秦时遭到焚书坑儒的沉重打击,以前和高祖刘邦又有过过节,刘邦起事后,对那些只会纸上谈兵,没有实操能力的儒生很不待见,还在一个投靠他的儒生的帽子里撒了一泡尿,所以,当时儒家集团还没恢复元气,公司实力、品牌知名度都处下风,大家普遍认为机会不大。

“墨家集团公司当时风头已过,虽在明面儿上不及上面几家大公司,但改头换面的民间支持者众多,来个异军突起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“这些集团个个卯足了劲,明争暗斗,四处活动,打通关节。

“结果却是让世人大跌眼镜,最为人看好的黄老集团第一轮就出了局,只有法家集团给儒家集团制造了一点小障碍,随后儒家集团一路高歌,一举中标。

“凭什么呢?”

罗夫听得入了迷,赶紧问道。

“是呵,凭什么?凭他们彻底搞定了一个人,这个人就是汉朝的大儒董仲舒。”

罗夫接过话题说:

“我听说过董仲舒,你上次给我讲了中国传统的阴阳五行学说,我在网上查了查,全面系统的阐述阴阳五行思想,并应用于治国理政的首推这位老董。”

“正是这个董老夫子,他是这次招标活动的具体组织者。”老佛爷说:

“儒家摆平了他,实际上等于是他成了儒家的内线,他负责起草招标文件,又替儒家集团写投标书,他替儒家写的的投标文件就叫《举贤良对策》,核心的解决方案就是‘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’。最后由武帝刘彻一锤定音。

“黄老集团的失误就在于没有找到董仲舒这样的关键人,更没有写出一篇如《举贤良对策》这样最符合招标需求的投标文件,尽管他们在汉朝的江湖上名操一时,最终也只得败下阵来。”


这时,小公共发车的时间到了。

“你快上车吧,刚才只是一时兴起,只当是给你讲了一个笑话。”佛爷笑着说。

罗夫赶忙上了车。往市里开的路上,他一直在想着佛爷讲的事情。他想,儒家真是抓牢了这次机会,一个朝代一个朝代的维护、更新、升级其“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”的儒家产品,让中国皇权统治这个大客户一直都没换过它,一用就是两千多年,现在不知版本号已是多少位数了。


阅读 65
Copyright © 团膳学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