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观察
社餐纷纷入局团餐,有哪些入场姿势?
2020/9/30   来源:团膳学苑

去年我国团餐占整个餐饮市场份额的三分之一,总收入超过1.5万亿元。在过去五年,团餐增速远远超过餐饮行业整体增速因此被称为餐饮红海中的蓝海。



随着社餐进入微利时代,不少品牌开始进入团餐这个蓝海市场,寻找新的营收增长点。企业食堂、高校美食广场等,出现了越来越多社餐的身影。


那么,在二者融合趋势下,社餐进入团餐的形式有哪些?又面临什么问题?


01

万亿团餐市场,吸引社餐品牌争抢入局

2019年中国团餐产业发展势头依旧,总收入超过1.5万亿元,学校、企业和机关食堂是它的“主场”iiMedia Research(艾媒咨询)预测,预计今年中国团餐市场份额和市场规模都将再创新高,接近1.7万亿元。



另据亿欧智库调查,我国团餐行业前十强的营业收入合计超过550亿元,市场集中度约为5%。对比发达国家,美国团餐行业前十强的市场集中度为80%,日本、韩国的这一数据约为60%。所以,在餐饮细分业态中,团餐是最有潜力的赛道之一。


而回头看社餐,“三高一低”、挣钱难、生命周期缩短等都是很现实的问题。硝烟弥漫之下,团餐却在“闷声发大财”,市场规模超万亿元,客源稳定、客流量大、消费粘性大等优势,吸引不少社餐品牌涉足抢食。


“天下好面”是白象食品集团旗下的团餐项目,主要形式为校园餐厅,档口面积在10平方米左右,产品定价8~12元,口味多样新颖。该项目招商经理介绍,“天下好面”自2018年放开加盟以来,目前在河南省内发展到了100多家店,品牌知名度在校园餐厅中排前三名。



2018年网红面馆“崔永元真面”也选择从校园食堂切入,首先在中国传媒大学北苑餐厅开放,该档口由崔永元餐饮团队经营,以面食为主,价格10元到18元不等,刚开业时中午能卖出600碗。


除了学校餐厅,企业团餐业务也是社餐关注的焦点。自去年肯德基推出“企业专送”业务引起巨大关注,老乡鸡、嘉和一品、眉州东坡等知名餐饮品牌,也“杀进”团餐市场。



社餐在积极进入团餐时,后者也打破以前的传统封闭式经营,主动吸纳更多品牌进食堂。比如,华为的食堂里不仅有潘多拉、东旭等团餐供应商,还进驻了云海肴、探炉、秦筷等知名餐饮品牌。


02

社餐与团餐有多少种“牵手”姿势

一方面,档口经营者和团餐企业正在主动寻找优质社餐品牌合作或入驻;另一方面,不少社餐品牌希望打入团餐市场来分得一杯羹。


那么,二者融合的方式有哪些?


01

通过收购团餐公司直接进入

2012年,湘鄂情斥资亿元收购团餐公司——北京龙德华餐饮,进军学生餐市场。如今,团餐已成为湘鄂情的营收主力,盈利能力超过酒店业务。


02

直接开拓团餐业务进入

位列团餐前十名的安徽蜀王,是通过直接拓展团餐业务进入的,最早做的是火锅店、快餐店等社餐,如今发展为集专业团膳管理、川味火锅、食品加工等为一体的连锁服务集团。


03

与团餐公司合作共赢

这是较为常见的一种形式,不少社餐品牌会选择以注资团餐公司进入。但它的短板也很明显——团餐利润太薄,几个股东分摊利润后所剩无几。“合伙生意难做,所以很多有实力的公司不会选择这种。


总体来说,第一种方式的优势比较明显,便于快速学习适应、资金回笼、对外开拓市场等,更有‘钱’景。



然而,伴随着消费升级以及消费群体需求改变,团餐市场也在不断升级,不再像大锅饭时代,食堂提供什么消费者就吃什么。如今,团餐市场更以消费者需求为导向,倒逼着企业去转型升级,比如智能化手段的运用、风格独特的网红餐厅等。


此外,团餐公司除了直接招商找一些优秀社餐品牌,有实力的还依托强大的资源优势,为社餐进团餐赋能。


禧云世纪品牌尤为值得一提。它背靠国内团餐巨头,提供从品牌孵化到开店咨询,再到产品制作培训、标准化料包提供、金融服务等一站式服务,目前孵化了200多个品牌。


禧云世纪品牌公司CEO李星曾表示,“公司会利用在团餐行业的学校、企业等原有资源帮助品牌进驻,同时进行品牌升级、包装,并提供数字化运营、营销等多方面的支持,集中采购原材料,帮助其节省运营成本。”


03

互相补齐短板,方能共赢长存

社餐与团餐,属于餐饮的不同分支。如今,受趋势引领,二者交融发展必不可免。社餐跟团餐虽然只是一字之差,但在实操时千差万别,中间隔着几座山,不是你想玩就能玩好的,种种因素制约着落地效果。



首先,从管理上来看,企业发展靠管理,管理靠人才,而团餐运营管理这一块的人才是奇缺的。进入团餐后,工作环境、员工素质等都不一样,很多社餐管理人员很不适应;


其次,专业团餐公司已占据团餐管理的主流,造成进入门槛高,社餐品牌即使意愿强烈,也苦于这一现状;


另外,团餐对食品安全最为重视,这也是社餐品牌需要恶补的课程。


总的来看,团餐市场主体尚未成熟,大部分团餐企业成立时间短,超过80%的团餐企业规模小,主营本地市场,服务能力有限,缺乏品牌孵化能力。社餐的进入,正好能为团餐品牌化、品类多样化、规模化带来活力。



2011年大魔王成立,2018年全面转型团餐外卖,如今主营会议供餐与写字楼白领供餐,营销网络覆盖郑州近百个写字楼及商务酒店。在此之前,大魔王一直以快餐为主。


其创始人认为,公司所做的团餐业务,其实属于完全市场化的,与传统意义上封闭式的团餐有很大区别。“团餐针对的是集体用餐,有长期、短期和临时的。我们是后者。”


他不建议社餐品牌贸然进入团餐,“社餐和团餐各有各的生存和经营门道,守住各自的阵地比较好。去年我们刚尝到了一点甜头,但今年受疫情影响,展会等商务活动都没法举办,我们的会议餐营收几乎为零。”


站在团餐的角度,社餐在口味上拥有更强的竞争力,团餐则在食品安全、成本、标准化等方面更具优势,两者结合需要补齐短板,方能实现双赢。



阅读 936
Copyright © 团膳学苑